总有些似水流年的痕迹,会在物是人非的时间段里
来源: www.wee028.com   发布时间: 2014-02-21 04:50   247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总有些似水流年的痕迹,会在物是人非的时间段里

总有些似水流年的痕迹,会在物是人非的时间段里,慢慢的淡出我们的记忆。郭敬明说:物是人非是一个很伤感的词,我五体投地的表示赞同,物是人非真的是一个很伤感的词,有时候光是想想都会让我感到一股压抑的难受。物是人非,我的世界正在以我掌握不了的节奏来回的颠覆着。

  “物是人非”是从第一个人开始离开时我就想去写的主题,但是最终却等到了最后一个人离开的时侯才开始写。是的,今天我最后一个熟悉的人也离开了我触摸得到的地方。从现在开始,这个熟悉的环境里,在即将到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将给我带来一段陌生的回忆了。

  环境依旧人不留,这是我给这个环境最直白的评价。

  第一次产生物是人非的情绪时,是刚从山上下来。那天,我推开家门。扑面而来的气息就是陌生而冰冷的。而且还附带着一些让我害怕的味道掺杂在其间。

  我在门外站了好久,看着屋里就是不想进去。仿佛只要我一进去,我心里封存着的那些美好的东西就会被破坏掉一样!所以我不敢。但最后我还是进去了。里面,整个屋子里到处都透着一股深邃的宁静。虽然如此,但我却感觉到每个房间里都好像都蛰伏着一头等待择人而噬的兽。想到这里,我一阵毛骨悚然!

  家里还是和上山前一样,每个东西都是按原来我熟悉的样子摆着。唯一多了的就是桌子上谁没吃完的酸奶盒凌乱的放着。同样,那也是让我唯一让我感到一丝温暖而熟悉的画面!!

  我走进里屋。空荡荡的空间,只有床单在床上乱糟糟的卷着。看着这些,我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。感受到了一丝专属于这个屋子的寂寞。就像一片驱散不了的乌云。黑而且厚重。

  我从三寝走到一寝,一样的场景在我眼底成形。其实这是早就知道的答案了,但却还是有一些自欺欺人的失落。然后我又走回了大厅。看着四周,那些熟悉的墙壁,脑海中却猛的涌现出一个词来“家徒四壁”。是了,就是家徒四壁。这里,财富从来都只是身边一起依偎可以靠着的人。一直都是,而我——现在真的穷得只剩下自己了。

  昨天,我在温都水城和小区东那条路上来回的转着圈。这是我最喜欢的路。没来由的喜欢。很奇怪的喜欢。

  那条路的两边栽满了那些不高不粗但却布满了裂纹的树。其实我更喜欢称呼那些裂纹为年代感。我还问了树下乘凉的一对大爷和大娘,我问他们这是什么树。结果大爷以一个我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的口吻大声跟我说:“国槐呀!国槐,这叫国槐。你怎么能连这都不知道呢?”听他的口气我也突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负罪感。我想,我这还真没文化!竟连这都不知道。结果旁边的大娘以一个更高分贝的声音反驳了开来:“什么国槐!这明明就是金针槐。你看它叶子哪像国槐了。这还是当年我来的时候我们单位一起种的呢!看它现在都长这么大了………”然后,大娘就开始陷入到深深的缅怀中去了。我看着他们,微微一笑。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物是人非的曾经的吧!只是大家一直压在心底不愿表露罢了。

  街上有风吹过,街旁的那些槐花顿时飘飘洒洒的落了我一身,像雪一样。我抬头,看着空中那些飞舞着的花朵,思绪有了一瞬间的模糊。

  槐花!应该是谢得比较早的花吧!现在夏天都才过一半它就迫不及待的释放完了自己的青春。不过,我还是一直无怨无悔的认为花还是只有在谢的那一刻才是最美丽的。我还认得一个喜欢荼靡的朋友。她告诉过我:荼靡是在所有花都开完了之后,然后才开花。所以她喜欢。喜欢荼靡的女孩!是不是会把自己的美保留到最后,然后再等待着一枝独秀。

  晚上阿尧打电话过来,他说他在车站了。接到他的电话我本以为我会一些不舍的情绪的。结果发现我的心情一直很平稳,并没有那些意料中的感伤出现,呵!可能是我在物是人非的情结里呆太久了吧!都已经麻木了。毕竟,我送走的人太多了。谁知道呢?

  李清照有一句话我特别喜欢——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但我不喜欢那种哭哭啼啼的感觉,所以这样吧——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先落愁。

  我还是觉得,愁还是比哭有深度的,起码好看一点吧。

  物是人非过后,很快这里就又会是物是人亦是的轨迹的吧。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