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未来的憧憬和对过去的怀念是成长的天平
来源: www.wee028.com   发布时间: 2014-03-25 02:07   2491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余晖洒下,我靠着外婆那弯曲的后背,静静的看着太阳下山前调皮的将云霞染得火红火红。我多想时光机在此按下暂停键,就这样幸福着。

对未来的憧憬和对过去的怀念是成长的天平。

  ——引题

  余晖洒下,我靠着外婆那弯曲的后背,静静的看着太阳下山前调皮的将云霞染得火红火红。我多想时光机在此按下暂停键,就这样幸福着。

  妈妈曾经说,外婆的脊梁是被我给压弯的。当我长大到能够从外婆背上下来时,外婆的背再也直不起来了。

  犹记得,小时候我喜欢看火车,那是科技还不先进,货车在村里已经算得上是新鲜玩意儿,我总是会在外婆闲下来的时候,拉着外婆带我去看火车。小小的我还不够高,外婆总是背着我,然后对着我说:“这么喜欢看火车,以后去开火车好了。”每每这时,我便会傻乎乎的在外婆背上又嚷又笑道:“开火车好!开火车呼呼……”等火车过了以后,我才会和外婆一同回家。

  后来,外婆背不动我了,便把对我的庇护转到了臂弯。夏天有知了叫声的夜晚,外婆牵着我坐在摇椅上。“那是北斗七星。”“像勺子。”“不,像外婆的耳朵。”外婆哈哈的摇着扇子。我乘势靠在外婆的肩膀上,“那个像眼睛,还会一眨一眨的。”……依靠在外婆的肩膀上,欢声,笑语,蝉鸣,星空,编织成一个仲夏夜之梦。

  如今,搬到新家的我再也没有机会同外婆在仲夏之夜闲聊,天空也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阴霾隐没了星星的影踪。

  靠着外婆那瘦得直硌人的肩膀,眼睛不禁酸了酸。当成长的天平失了重心,怀念就会占据整个脑海。外婆,我多想就这样幸福着。

0